<form id="v1jtr"></form>

    <strike id="v1jtr"></strike><address id="v1jtr"><nobr id="v1jtr"><menuitem id="v1jtr"></menuitem></nobr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v1jt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您當前的位置 : 太原新聞網(太原日報報業集團) >> 特別關注

            我們在奔跑 我們在追夢

            “時代新人說”第二季決賽優秀宣講者風采 (第八場)

            來源:太原日報 作者:岳娟紅 2019年01月25日 11:23

            不忘初心 為愛向前

            高思恩 市直機關工委選送

              高思恩,帶著一個紙箱走上講臺。她說,紙箱是她生命誕生之初的搖籃,是她生活海洋中的帆船。

              當年,這個左臂先天性殘疾的女嬰,被好心的奶奶抱回家給了她第二次生命。

              從記事起她就知道,奶奶一個人養活她是多么不容易。她下定決心,雖然身體不便,但也要比別人更快地學會照顧自己、照顧奶奶。

              7歲時高思恩已經可以獨自承擔家務活,可以做飯給奶奶吃。該上小學的年紀,但因為沒有戶口,她不能入學讀書。在奶奶鍥而不舍的努力下,她得到了殘聯、教育局和流沙坡小學的幫助,有了上小學的機會。她深知這一切來之不易,所以倍加珍惜,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學習考上理想的大學,不辜負大家對她的幫助。她心懷這個夢想,一直努力著。

              進入高中后,她被推薦代表山西省參加全國杠鈴比賽。每一次訓練都要求自己拼盡全力,90公斤的杠鈴把脖子壓出了腫塊,反反復復的沖刺使腳底磨出了水泡,但無論多苦多難她都咬牙堅持著。

              2012年,高思恩拿到了國家二級運動員證書。2013年她終于實現了夢想,考上了山西大學。4年的大學生活,她收獲了許多。加入學生會,從干事做到主席團秘書長,她學到了很多書本上沒有的知識。加入志愿者組織,盡己所能去幫助一些需要幫助的人。4年中繁重的學業,忙碌的學生工作,不間斷的訓練和比賽,以及照顧八旬的奶奶,即使分身乏術,苦過累過,但只要想到奶奶、想到曾經幫助過她的人們,就會再次動力滿滿!2017年,邊照顧生病的奶奶,邊刻苦學習,高思恩又一次創造了奇跡,考上了研究生。

              高思恩說:“在他人眼里,可能我是個苦孩子,可是于我而言,感覺自己是最幸福的,因為我有愛我的奶奶,愛我的老師、同學、鄰居、朋友們,這些身邊的人都是我愛的源泉,因為有愛的陪伴,我懂得了去愛生活,愛這個世界,因為愛,我對未來充滿無限的向往。”

              不忘初心,為愛前行。高思恩說,自己會在這個美好的時代繼續努力奮斗,播灑陽光,播種希望。

            為奮斗的自己喝彩

            陳勇 小店區選送

              堅強的人,是那些無論遇到什么困難,都能跨越障礙,重新出發的人。15年前,陳勇還是一名司機。一次意外的摔倒,導致頸椎第3、4節以下完全失去知覺,手術救回了他的命,右腿卻落下了殘疾。

              生活還得繼續,他賣過烤紅薯、方便面,蹬過三輪車。2004年,在叔叔的啟發下,他學起了陳家的老本行——修腳。4年后,學成手藝,陳勇在太原開起了修腳店。雖然一開始生意慘淡,還不時有人冷嘲熱諷,但陳勇還是堅持了下來。“我就不信我干不出名堂來!修腳咋啦?七十二行,行行出狀元。”憑著這樣一股信念,這個略有殘疾的男人把修腳干得越來越好。

              2011年的春天,陳勇接到一個陌生電話:“陳師傅,我想跟您學修腳,可是我是一個殘疾人。”“只要你想學就過來。”他痛快地答應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幾天后,小姑娘和她媽媽來到了店里。陳勇還是吃了一驚:眼前的這位小姑娘架著雙拐,走路一瘸一拐,這能學了修腳嗎?小姑娘的話打消了陳勇的顧慮:“陳師傅,您就收下我吧,我不能讓爸爸媽媽養活我一輩子啊,我什么都可以做,您看我還有一雙靈巧的手啊。”陳勇收下了小姑娘,她成為后來媒體爭相報道的“沒有雙腳的修腳女工曹彩萍”。

              陳勇說,小曹每每提起總是很感激他,但其實自己更感謝小曹。弱小的彩萍讓他再一次感受到,修腳這份看似普通的工作也可以讓人生變得有意義、有價值,殘疾人身殘志不殘。

              10多年來,陳勇的修腳事業越做越大,已經開了3個分店,徒弟也有了20多人。他每年都要帶著徒弟們去養老院為老人義務修腳,服務的人數達到3000多人。陳勇被評為2017年“山西好人”,榮獲“中國修腳大師”稱號,擔任“全國修腳職業技能大賽評委”。“陳氏傳統修腳術”被列為“非物質文化遺產”。

              陳勇說:“命運和我開了一個玩笑,但我勇敢地站了起來;職業不分高低貴賤,只要努力付出就能得到社會的認可和尊重,生意沒有大小之分,只要用心去做,用愛心去經營,它一樣會綻放精彩!”

            拼出來的神奇

            韓笑笑 太鋼集團選送

              來自太鋼集團山西鋼科碳材料有限公司的韓笑笑,是碳纖維研發戰線上的一名科研技術人員。

              5年前,研究生畢業的韓笑笑帶著對家鄉的滿腔熱情和對新材料產業的憧憬,毅然絕然來到鋼科公司,暗下決心一定要為家鄉的“黑色黃金”加把勁。可報到的第一天,她的心涼了一半兒:當時的鋼科公司還是陽曲縣城外一片荒蕪的空地。不過這個天生樂觀的姑娘馬上就給自己找到了堅持的理由:或許這是一件幸運的事,她將成為山西碳纖維產業的開拓者。

              對韓笑笑來說,生活的考驗還有很多:酷愛旅游,卻因為工作性質,不能出國;很愛美,卻因為工作限制,不能帶首飾,沒時間化妝、逛街;5+2,白+黑的工作模式是常態,手機必須24小時開機,經常凌晨二三時被電話吵醒:沒多余時間戀愛,一直到30歲的尷尬年紀還沒嫁出去……這一切都沒有改變她的初心。

              讓她能一路堅持的,還有導師對事業的追求和熱愛。6年的研發過程,導師劉納新帶領大家做了艱苦的科研探索。在提升產能的嘗試中,劉納新把自己關在辦公室整整一周時間,對上千種工藝參數進行反復核算、匹配、論證,最終拿出了方案。之后的3個月時間,那套嚴密、系統、完備的產能提升方案從圖紙變為了現實。而劉納新卻因為疲勞過度腰病發作,甚至無法從椅子上站起來。他清楚,在這個關鍵時刻,自己不能倒下,更不能讓大家分心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種精神的帶領下,鋼科公司團隊披荊斬棘一路向前。幾天幾夜泡在現場卻沒有一個人喊累,凌晨2時一個電話便驅車30公里趕往單位,腹瀉到幾乎脫水、在陽曲縣醫院輸瓶液又回到崗位,妻子生產住院丈夫卻守在生產線上……

              6年時間,他們一直都在努力奔跑,追逐著碳纖維強國夢;6年時間,在一片荒蕪的空地上,他們拼出了兩條世界一流的高端碳纖維生產線,將一個個“不可能”拼為可能。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鋼科公司的那一刻給予他們的是光榮、是溫暖,是鼓舞、是鞭策,是責任、是使命。“奮起直追,迎頭趕上”,激勵他們拼出太鋼碳纖維、山西碳纖維、中國碳纖維輝煌的明天。

            傳承在路上

            郝江昆 市委宣傳部選送

              郝江昆,是太原市文化藝術學校的一名曲藝教師。18年前,太原市藝校創建了山西省首屆曲藝班,從小喜歡表演的郝江昆,成為首屆曲藝班的學生。

              學校的課程設置全面,雖然是曲藝表演專業,但是戲曲、音樂、話劇、播音主持專業課程全部開設,培養了學生扎實的基本功。在2004年的侯寶林獎全國青少年曲藝大賽中,郝江昆所在的曲藝班包攬一、二、三等獎,學校也獲得當年的最佳組織獎。當時藝校排演的由曲藝班學生參演的兒童話劇《褐馬雞與少年》獲得了文化部全國優秀兒童劇精品劇目獎、山西省五個一工程獎。

              憑著扎實的基礎,當年郝江昆以專業成績全國第一順利考上了遼寧科技大學。大學畢業后,在上海樂透社說過相聲,在上海世博會澳門館做過主持人,參加過影視劇的拍攝,當過電視臺主持人。

              在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潮中,郝江昆也想過自己開公司。正在他籌備公司的過程中,恩師王小東的一個電話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。王老師鄭重其事地對他說:“開公司固然是件好事,但你能把從藝多年的經驗、知識傳承下去意義更大!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藝座談會上強調,我們要結合新的時代條件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!現在學校曲藝班學生人數倍增,需要許多好老師,你就是我看中的一個!”

              就這樣,郝江昆回到夢開始的地方,做了一名普通的曲藝老師。回到母校他看到了藝校應對新形勢下的發展,在教學理念、教學模式上不斷改革創新,與時俱進。不變的是藝校對每一位孩子的負責,對藝術從業者的尊重和那份對藝術的傳承之心,堅守文化根脈!他目睹了學生們對藝術的執著追求,取得的令人矚目的成績。2018年,他的學生李晨陽在浙江嵊州獲得了全國戲曲小梅花獎金獎第一名。李晨陽是一專多能的藝術新秀,不光會唱戲,打起快板也是頂呱呱,在他的身上郝江昆仿佛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身影!

              郝江昆說,自己憑著對傳統藝術的熱愛,做著一名傳統藝術的傳承者,而且,會一直在路上。

            對中華瑰寶深沉的愛

            于灝 市文物局選送

              51歲的于灝,在天龍山文管所工作已有22年。回首這8000多個日日夜夜,給他留下了太多的記憶和深刻的感受。

              多年來,于灝每周需要在山上工作、居住5天,遇到大雪封山,更是長達20多天堅守崗位不能回家。山區經常停電,電話、網絡信號中斷,在山上幾乎與世隔絕,幸好白天有石窟、古寺、書籍為伴;夜晚只能仰望著星空,聽著風鈴的聲音,守著燭光入睡。冬季靠生火取暖長達17年,常常因火爐熄滅在凌晨三四時被凍醒。下雪山路中斷,無法采買,毎日三餐土豆、白菜、醋調和已算是上好的飯菜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20多年的歲月當中,他也有過彷徨和失落,特別是對家人的愧疚。是祖國的日益強大、文物事業的蓬勃發展給了他繼續前行的動力和信心。

              他帶領全所干部職工艱苦創業、開拓進取,一步一個腳印推動著景區的發展。一座座文物古建的保護修繕,消除了積存多年的安全隱患;石窟加固保護工程的實施,實現了天龍山幾代人的夙愿;2018年更是迎來了天龍山里程碑式的發展,一座文物薈萃、風光秀美、功能完善、設施一流的天龍山即將呈現在世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天龍山石窟以其精美的石刻造像聞名于世,但是,在上世紀20年代遭到大規模的盜鑿,幾乎所有的精品文物都流散于國外。

              偶然機會,于灝獲知芝加哥大學正在進行天龍山流失造像的三維數據采集。通過數字復原的方式再現天龍山石窟藝術,讓流失百年的造像“魂”歸晉陽的想法,就縈繞在他的腦中。經過多次協商終于達成合作協議,將聯合舉辦天龍山石窟數字復原國際巡展。這將是國際上第一例該種類型文物的大型數字復原巡展,對于擴大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影響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。

              于灝說:“留住歷史記憶,傳承中華文明,讓文物說話,把輝煌的歷史告訴后人,從而堅定我們振興中華、實現中國夢的信念和決心,這是每一位文物工作者的使命和擔當。”

            攝影  趙世凱
            (責編:張凱)
            阿里 | 百色 | 鞍山 | 赣州 | 河池 | 日喀则 | 五家渠 | 遂宁 | 忻州 | 宁夏银川 | 长葛 | 鹤壁 | 宜昌 | 昌吉 | 天门 | 承德 | 临汾 | 邹平 | 临猗 | 常州 | 黄石 | 那曲 | 海拉尔 | 广西南宁 | 鞍山 | 陕西西安 | 香港香港 | 晋江 | 赤峰 | 诸城 | 鹤岗 | 丹阳 | 孝感 | 鄢陵 | 商丘 | 东台 | 沧州 | 南京 | 台州 | 焦作 | 东台 | 芜湖 | 广西南宁 | 禹州 | 抚顺 | 临猗 | 邹城 | 仁怀 | 忻州 | 六安 | 建湖 | 长葛 | 株洲 | 黄冈 | 铜陵 | 日照 | 新乡 | 澳门澳门 | 巴彦淖尔市 | 延边 | 陵水 | 通化 | 枣阳 | 肥城 | 平潭 | 平潭 | 晋城 | 宜宾 | 宜宾 | 定西 | 乐清 | 乐清 | 崇左 | 定西 | 湖北武汉 | 姜堰 | 灌南 | 嘉兴 | 南通 | 阿勒泰 | 三沙 | 象山 | 和田 | 湖州 | 温州 | 广安 | 黔南 | 黄石 | 章丘 | 枣庄 | 临沂 | 乐清 | 钦州 | 大兴安岭 | 荆州 | 曹县 | 仁怀 | 包头 | 诸城 | 德清 | 永州 | 诸城 | 黄石 | 株洲 | 毕节 | 启东 | 东阳 | 大庆 | 广元 | 台山 | 兴安盟 | 自贡 | 霍邱 | 内江 | 宁波 | 汕尾 | 贵港 | 通化 | 黔东南 | 长垣 | 石嘴山 | 和县 | 乐清 | 海丰 | 湛江 | 大同 | 恩施 | 铁岭 | 百色 | 台北 | 七台河 | 塔城 | 桓台 | 鸡西 | 三门峡 | 巢湖 | 保亭 | 衡水 | 泰兴 | 和田 | 凉山 | 兴安盟 | 宜春 | 防城港 | 汕尾 | 博尔塔拉 | 绥化 | 佛山 | 聊城 | 邹城 | 泰兴 | 黑河 | 黔东南 | 海丰 | 辽阳 | 文山 | 上饶 | 辽源 | 儋州 | 香港香港 | 白山 | 昌吉 | 湖南长沙 | 惠州 | 邹平 | 深圳 | 昆山 | 榆林 | 七台河 | 三沙 | 和田 | 改则 | 灌南 | 菏泽 | 六安 | 张掖 | 滨州 | 海西 | 临猗 | 怒江 | 克孜勒苏 | 辽宁沈阳 | 灵宝 | 张家口 | 锦州 | 兴安盟 | 濮阳 | 丹阳 | 忻州 | 昌吉 | 娄底 | 昌都 | 鄢陵 | 白山 | 资阳 | 香港香港 | 靖江 | 肥城 | 吉林 | 溧阳 | 南京 | 防城港 | 鹰潭 | 和县 | 长治 | 六安 | 库尔勒 |